首頁>文化>云海
天風吹海立
——《宋史》遺漏的一次襲擊浙江的罕見臺風災害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8月29日07:55

  燕曈

  由臺風引發的潮災,在古籍中常被稱為“海溢”,潮災發生時海面迅速抬高,大量海水侵入陸地。

  在地方志中,潮災還有更多名稱,如海沸、海漲、海立、海決、海翻、海涌等,其內涵大同小異。浙江杭州灣因其特殊的喇叭口地形,每逢天文大潮汛就會出現聞名遐邇的錢塘江大潮。南宋吳琚曾這樣描寫其壯觀景象:“忽覺天風吹海立,好似春霆初發。白馬凌空,瓊鰲駕水,日夜朝天闕。”錢江潮雖是難得的景觀,但也會帶來難以想象的災害。

  一場未記載于《宋史》的浙東巨災

  南宋紹定二年(1229年)九月三日,對于官員方大琮而言是災難性的一天。

  在《鐵庵集》第三十五卷《徐母孺人趙氏墓志銘》里,他這樣描述:“九月三日,大雨驟至,江水暴漲,怒風駕濤而來,溺于浙江渡者以千計。臨安城內,水沒臺城為魚者以萬計。”

  “浙江渡”位于南宋臨安(今浙江杭州)城南、錢塘江北岸,是當時橫渡錢塘江的四大渡口之一,因其位置重要、人流量大,又有“臨安第一渡口”之稱。突如其來的大雨使錢塘江水位暴漲、洪水肆虐,并與“怒風”引發的風暴潮“碰頭”,急劇抬升的錢塘江水位淹沒了人群大量聚集的“浙江渡”,死者多達千人。

  臨安城內的情況也十分糟糕,“水沒臺城為魚者以萬計”。“臺”指以尚書臺為主體的中央政府,因尚書臺位于宮城之內,因此宮城又被稱作“臺城”。這句話不僅說明臨安城中可能有上萬人溺亡,還暗示作為國家行政中樞的“宮城”也未能幸免。

  然而,讓人費解的是,作為官方正史的《宋史》對如此巨災沒有只言片語的記載。是方大琮在說謊嗎?

  追溯方大琮的生平發現,他生于1183年,卒于1247年。災害發生時,他還在世,應是親見或聽聞了這場災害。方大琮曾任南宋理宗朝的諫官,因言論不為當政者所容而離開臨安。清代紀曉嵐在《四庫全書總目提要》中稱其為“敢言之士”,可見就個人品行和職業操守而言,他是值得信賴的。加之此事記載在方大琮私人文集中,所述又是墓志銘,死者當是他的一位徐姓至親好友的母親趙氏。所以,這些記載應該是可靠的。

  《宋史》之所以未見記載,很可能是南宋后期史料缺失所致。白壽彝先生在論及宋代史料時曾說:“《宋史》詳于北宋,略于南宋,南宋后期尤疏略。”元代的蘇天爵在《滋溪文稿》中也說:“(南宋)理、度兩朝,事最不完。”災害發生于南宋紹定二年,正值南宋后期理宗在位之時,動蕩的政局令修史大受影響。加之蒙元滅宋、臨安城陷落距離《宋史》修成又相隔69年,其間的戰亂流離也會導致史料散佚。

  浙北未曾幸免,遭遇二百年一遇水患

  其實,這次大災害波及的遠不止杭州一地。

  據《臺州府志》記載,當年夏季臺州干旱,進入秋季降水開始增多。“九月乙丑朔(初一)復雨,丙寅(初二)加驟”,九月前兩日連續出現較大降雨。“丁卯(初三)天臺、仙居水自西來,海自南溢,俱會于城下”,九月初三正是風暴潮襲擊杭州的當日,臺州府城(今浙江臨海)上游地區天臺、仙居的洪水自西向東沿椒江而下,在椒江口與東南方向“海溢”的潮水,共同夾擊位于椒江口北岸的臺州府城。

  大水突然襲擊,加之“防者不戒”,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洪水和潮水合流,來勢兇猛。

  《臺州府志》記載,大水“襲朝天門,大翻括蒼門以入,決崇和門,側城而出”,大水連續沖破數座城門,穿城而過,“平地(水深)高丈有七尺”。按照現存于蘇州博物館的出土宋尺實際長度為31厘米計算,則平地水深超過了5米。這段史料完整地描述了“洪潮”災害從醞釀到暴發再到造成破壞的全過程,特別是詳細地記載了洪水西來與海潮北上交匯于臺州府城下,繼而潮水涌入城內的行進路線。

  大水突襲帶來了巨大的災難。“死人民逾兩萬,凡物之蔽江塞港入于海者三日”,可謂死傷慘重之極。南宋朝廷聞知臺州災變后,急忙派遣曾經深得民心的臺州前知州葉棠二次出知臺州,組織善后救災和災后重建工作。

  據南宋王象祖《浙東提舉葉侯生祠記》記載,葉棠到達臺州時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陵谷反易,城市為沙礫之墟,亡者疊腐,存者改形”,仿佛末日來臨一般。災害導致山洪與潮水雙雙暴發,山體滑坡、泥石流等地質災害難以避免,才會出現“陵谷反易,城市為沙礫之墟”的情況。由于死者眾多,“亡者疊腐”,災后又出現了“疫亡枕藉,蠶麥大荒”等次生災害。

  對于整個臺州的災害和傷亡情況,葉棠還組織進行了評估。評估的結論是,“州郭重于諸縣,臨海重于天臺、仙居,天臺、仙居重于寧海、黃巖。”對于如此巨災,葉棠的總體評價是“水患自慶歷至今凡二百年而再見”,即達到二百年一遇的級別。

南宋李嵩《月夜看潮圖》

  災害背后的“元兇”竟是秋臺風?

  綜合杭州和臺州兩地發生的災害情況,對于本次襲擊浙江的巨災“元兇”,我們不得不聯想到臺風。

  從災害發生時間上看,兩地是相同的,都是農歷九月初三。一般來說天文大潮在朔日和望日之后一天半左右,即農歷的初二、初三和十七、十八日左右,也就是說九月初三恰逢天文大潮汛。從史料記載來看,杭州是“怒風”、大雨、大潮“三碰頭”,臺州風的情況雖未被提及,但也是洪水、潮水“合流”。從地域范圍來看,杭州、臺州一在浙東沿海,一在浙北平原,范圍較大。

  從發生時間、影響范圍、風雨同步等條件推斷,這次大范圍襲擊浙江的罕見風暴潮災害的主導天氣系統,很可能就是秋臺風。諸多致災因子疊加,使得災害的破壞力極為驚人,災害損失也格外嚴重。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8月29日四版 責任編輯:張林)



圖解 更多
银色雌狮4x电子游艺
3d预测专家推荐号 二肖主二码天天好彩 三分pk拾计划网页 现货白银持仓过夜 股票股市分析 腾讯官方正版斗牛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上证指数是多少 南京麻将规则 北京28预测神预测 15选5华东六省走势图 姚记捕鱼官网版本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提前开 广东南粤风彩36选 北京快乐彩8开奖结果 捕鸟达人修改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