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要聞
淮水安瀾夢正圓
——淮河流域氣象綜合防災減災的安徽實踐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7月18日07:16

  中國氣象報記者 劉若馨 冉瑞奎 王若嘉 通訊員 魏文華 孫毅博

  在安徽省阜南縣王家壩閘邊,村民坐在椅子上悠閑地聊天,沿街的商販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機,不時發出笑聲,幾個孩童在一旁嬉笑玩耍。不遠處,濛洼蓄洪區里的莊臺上,隱約傳來悠揚的二胡聲。

  65歲的王聘三,退休前是王家壩村村長。自記事起,他經歷了11次開閘蓄洪,不停地搬遷轉移。“辛辛苦苦一整年,一場大水全白干。以前,這里幾乎家家都是茅草房、土坯墻,除了泥巴沒家當。”

  自從國家投資加高莊臺后,村民的房屋安全了,生活也安定下來。他高興地說:“再也不像以前那樣擔心洪水了,也不用頻繁搬家。家里買了彩電、空調,還可以像城里人一樣去小廣場健身。做夢也想不到日子會像今天這樣好!”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走基層看氣象采訪報道組,以安徽為坐標,踏訪淮河兩岸。梅雨期的沿淮地區,如同王家壩鎮一樣寧靜祥和。

  不懈治淮 沿淮終有寧日

  鼓鐘將將,淮水湯湯。淮,刻在了三千年前的商朝甲骨上,也流傳在我國最早的詩集《詩經》中。因黃河多次潰決奪淮,使其喪失入海口,淮河變得桀驁不馴,水旱災害頻發,形成“大雨大災,小雨小災,無雨旱災”的局面。淮河因此得名“最難治理的河流”。

  翻開史冊,淮河章章頁頁全是血淚:新中國成立以來,1950、1954、1957、1963、1968、1969、1974、1975、1982、1991、2003、2007等年份發生較大洪澇災害,1959、1966、1978、1988、1994、2000、2001、2002、2014等年份發生較大旱災。

  早在1951年,毛澤東主席就發出偉大號召:“一定要把淮河修好!”這條如詩如畫的河流,為何如此多災多難?

  在安徽省氣象臺會商室,臺長王東勇指著墻上的淮河流域地形圖,道出個中緣由:淮河全長1000千米,總落差僅200米。從源頭桐柏山至王家壩閘為上游,落差達178米,坡陡水急,洪水“走的是高速路”,到王家壩閘用不了48小時。王家壩閘至江蘇的洪澤湖三河閘為中游,落差僅16米,河道平緩,狹窄彎曲,宣泄不暢,洪水難以迅速流向下游。

  位于皖豫兩省交界處的王家壩閘,成為保護淮河中下游的一道安全屏障,是淮河防汛的重中之重,被譽為淮河防汛的“晴雨表”“風向標”。

  6月中旬的王家壩,雖然已進入梅雨期,但風平浪靜,13孔閘門緊閉,在堅固的閘基上,仍有過往洪峰通過的印記,也清晰地標明“26.00米”的設防水位線、“27.50米”的警戒水位線和“29.30米”的保證水位線。

  在王家壩閘左側平臺,管理處主任路海濤笑著對記者說:“大家現在站的地方,就是李克強總理、溫家寶總理等領導人來此檢查指導防汛工作時所站的位置。”只要淮河出現洪水,王家壩閘往往成為中央領導必到之地。

  王家壩閘興建于1953年,2003年淮河大水后被拆除重建,至今已有12個年份15次開閘蓄洪,對有效削減淮河洪峰、減輕淮河中游防洪壓力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密布于整個淮河流域的各治淮工程雖重要程度不同,但都在發揮各自功能,時刻保障著沿淮人民的安全。70年來,按照“蓄泄兼籌”的治淮方針,沿淮四省奮力推進各項治淮工程建設,千里長淮掀起一輪輪治淮高潮。

  數字也有生命力。水利部淮河水利委員會(以下簡稱淮委)水旱災害防御處副處長吳旭用一組組數字概括治淮近70年來取得的成就。

  ——水庫5700多座,總庫容284億立方米,其中大型水庫38座,總庫容201億立方米,控制面積3.64萬平方千米,占山丘區面積的1/3 。

  ——蓄滯洪區14處,蓄滯洪容量126.3億立方米;行洪區13處,可分泄河道流量的20%至40%。

  ——堤防5萬多千米,主要堤防1.1萬千米,其中淮北大堤、洪澤湖大堤、新沂河大堤和南四湖湖西大堤等一級堤防1716千米。

  ——主要控制樞紐有臨淮崗洪水控制工程、蚌埠閘、三河閘、二河樞紐、劉家道口樞紐、大官莊樞紐等,其中臨淮崗洪水控制工程設計庫容85.6億立方米。

  ——在上游水庫充分攔蓄、中游行蓄洪區、臨淮崗洪水控制工程等防洪工程順利啟用的前提下,淮河干流上游防洪標準為10年一遇,中下游防洪保護區和重要城市為100年一遇;淮河主要支流為10年至20年一遇;沂沭泗水系骨干河道中下游為50年一遇。

  經過70年持續治淮,淮河流域基本建成防洪、除澇和水資源綜合利用體系,基本理順了紊亂的水系,減災興利能力顯著提高,實現洪水入江暢流、歸海有路,可防御流域性大洪水。

視頻:淮河有汛情,安徽就會有危險?

  科技筑堤 淮水無畏風雨

  淮委是淮河流域水資源綜合規劃、治理開發、統一調度和工程管理的專職機構,總部位于安徽省蚌埠市。

  在淮委水文局值班室,監控屏幕實時顯示著王家壩閘、蚌埠閘等控制樞紐的畫面,淮河干支流各水文站的水位和流量一目了然。在防汛抗旱綜合信息大屏上,風云二號G星紅外云圖占據了屏幕中央。左邊顯示欄清晰表明,氣象部門的數值預報、雷達和衛星產品已在淮委落地應用。

  據介紹,淮委近年來先后建成淮河防汛通信系統、水文自動測報和實時雨水情信息傳輸系統、計算機輔助決策系統、防洪工程遠程監控系統、異地會商系統和與國家防總聯網的防汛抗旱指揮系統,基本實現氣象、雨情、水情等實時信息的傳輸和共享。

  在淮河流域大型骨干工程顯示出巨大防洪減災效益的同時,科技含量越來越高的非工程體系,推動實現了由控制洪水到管理洪水的巨大轉變。這其中,氣象預報服務功不可沒。

  吳旭說:“氣象就如水旱災害防御工作的‘眼睛’,決策越來越重視氣象的分析和預報。”淮委水文局水情氣象處副處長徐勝感嘆:“氣象部門對防汛抗旱工作貢獻很大,尤其是在信息共享、降水分區預報方面,為我們提供了重要的信息支撐,提高了防汛指揮的科學性。”

  70年來,安徽氣象部門始終把守護淮河安瀾作為汛期氣象服務的重中之重,持續推進氣象現代化建設,預報預測水平越來越高,產品越來越精細,服務方式越來越先進,為淮河防汛抗旱的決策參謀作用越來越凸顯。

  28年過去了,78歲的安徽省氣象臺原總工劉孝昌回憶1991年的淮河大水,仍心生波瀾。

  那一年,淮河流域中下游地區較常年提早進入雨季,6月12日以后接連出現強降水,導致淮河出現新中國成立以來罕見的洪水。

  14日晚,王家壩閘水位超過保證水位,是否開閘蓄洪迫在眉睫。如果不開閘,洪水會對下游的群眾、鐵路干線、煤礦構成極大的威脅;如果開閘,蓄洪區里還有兩萬人沒有轉移出來。在這關鍵時刻,來自氣象部門的意見顯得極其重要。國家防總已做好在當晚12時開閘蓄洪的準備。

  “當晚我剛回到家,就接到電話,叫我立即去省里開會。我夾著兩張天氣圖就去了。省領導要求把今晚至明晨淮河干流的降雨預報做出來,省委書記還強調把河南的天氣情況考慮進去。”劉孝昌說。

  面對這重若千鈞的任務,當時氣象部門安裝在省政府的衛星接收系統發揮了重要作用。通過分析衛星云圖、天氣圖,結合自己的預報經驗,并綜合其他氣象專家的意見,劉孝昌頂住壓力,用顫抖的右手寫下了“雨帶南壓,降雨減弱”的預報意見,國家防總據此作出推遲開閘蓄洪的決定。

  “回到臺里,我整夜坐立不安,時任安徽省氣象局副局長盛家榮就一直陪著我。早上7點,消息傳來,王家壩開閘蓄洪,濛洼蓄洪區里的兩萬群眾成功撤離,我才一下子放松下來。”劉孝昌說。

  像劉孝昌這樣經受煎熬的,還有處在防汛前線的阜南縣氣象局原局長楊靜。當時由于道路被淹,她是劃著船到王家壩向決策領導匯報最終預報結論的。

  “我們那個時代,預報手段有限,預報員可看的東西很少,主要靠手繪的天氣圖。能為蓄洪區群眾多爭取7小時的撤離時間,現在想起來也感到自豪。”楊靜說。

  2003年,淮河流域出現了1954年以來最大洪水。6月30日9時,阜南氣象人員調用多普勒雷達探測圖發現:有大片降雨云團向該縣移來,預計中午前后受其影響,有可能出現大到暴雨。縣氣象局負責人用電話向縣委、縣政府作了匯報。30日中午,阜南縣城開始降雨,一直延續到7月1日晚上8時,總降雨量達99.5毫米。“如果沒有多普勒雷達資料,想在這樣短的時間內作出暴雨預報幾乎沒法實現。”楊靜說。

  國家防總決定在7月3日凌晨1時對王家壩實施開閘蓄洪。在開閘前夜,國家防總在前線指揮部聽取了氣象部門的意見,時任安徽省氣象局局長孫健,拿著幾張彩色的多普勒雷達回波圖,報告了中央氣象臺、安徽省氣象臺與河南省氣象臺的綜合會商意見:淮河上游及王家壩本地的暴雨仍將繼續。

  楊靜說,與12年前報一個大的天氣趨勢截然不同,2003年,政府領導提出“降雨幾點開始,幾點停止,能降多少,降在哪里,面雨量是多少”等一系列高要求。而氣象部門用行動積極嘗試回答這些問題。

  安徽氣象部門的底氣來源于氣象現代化建設取得的成果。彼時,我國首部國家S波段多普勒天氣雷達已布設在合肥,在全省開通了流媒體視頻廣播系統,自動雨量站已經建到了鄉村……

  “那時,預報員可以在電腦上調資料,我們不用再夾著手繪天氣圖去向政府領導匯報,也不用靠人力送資料了。”楊靜說。

  2003年淮河汛情雖重于1991年,但淮河大堤安然無恙。時任阜南縣防汛辦主任楊東升至今仍感慨:“沒有氣象信息,就難做出水文預測,開不開閘,先要聽氣象部門的意見。”

  在經歷了1991年、2003年幾次洪水后,痛定思痛,幾個問題擺在當時的氣象、水利部門面前:淮河流域跨5省40地(市)181縣(市),洪災來襲時各自為政,如何化解決策指揮面臨的不便?對于大江大河來說,氣象只是致災、致洪的因素之一,如何將氣象與水文信息深度融合?

  2005年5月19日,在中國氣象局大力支持下,經過15個月的籌備和精心組織,淮河流域氣象中心正式掛牌,安徽省氣象局副局長胡雯兼任該中心主任。“成立流域中心最大的難點是要打破原有的機制藩籬,在當時的技術條件下實現數據資料實時共享。”胡雯說。

  隨著流域中心的成立,數據壁壘逐漸被打破,預報員可第一時間得到淮委及流域各省氣象、水文資料,發布各種服務產品供淮委及流域內各地氣象部門調用。這方面的優勢和作用,在應對2007年淮河洪水時發揮得淋漓盡致。

  2007年7月上旬,淮河流域普降大到暴雨,干流王家壩站出現超警戒洪水并逐步逼近保證水位。

  在汛情極其嚴峻之時,7月2日,時任安徽省氣象臺首席預報員的王東勇,坐著氣象應急指揮車直接駛入王家壩,在現場為防汛抗洪提供氣象保障服務。

  在氣象應急指揮車里,王東勇可在中央氣象臺組織的全國天氣會商中,與全國的氣象專家一道把脈淮河天氣;可查看最新的衛星、雷達、自動雨量站等觀測探測資料;可隨時調用中央氣象臺及流域各省的氣象資料。他在現場能提供實時雨情監測、流域面雨量預報、雷達估測降水預報等有針對性的服務產品,預報時段可以精細化到幾小時。

  那年7月5日下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防總總指揮回良玉抵達王家壩,檢查指導淮河防汛抗洪救災工作,他對氣象服務給予很高評價,認為氣象部門“把應急保障做到了淮河防汛最前線,把應急指揮車開到了王家壩,服務工作很有特色”。

  大水之后,四部委聯合為淮河流域氣象中心頒發了獎牌,該中心交上了成立之后的第一份“答卷”。安徽省局的探索之舉,為創新我國大江大河氣象服務模式開了個好頭,其框架成為其他流域氣象中心組建的參考。

  走千走萬,不如淮河兩岸

  不發洪水時,淮河就像一首柔美的詩。但一場洪水過后,淮河就像一首悲傷的歌,傾訴著自然災害帶來的辛酸苦痛。

  回望過去,洪水肆虐之際,蓄洪區百姓只能眼巴巴地看著洪水淹沒一切。而當洪水退去,淮河歸于平靜之時,沿淮百姓的苦難卻沒有結束——房屋被毀、莊稼絕收,等待他們的是一切重新開始。

  沿淮氣象人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大力推進氣象現代化建設,全力為地方經濟社會發展保駕護航。如今,179個國家氣象站、3388個流域自動氣象站、12部天氣雷達織就觀測網,流域上下雷雨大風預警時間提前量達41分鐘,2018年暴雨預警準確率較過去三年平均值提高14%。

  讓阜南縣原副縣長楊文久印象深刻的是,在幾次大水過后的重建中,氣象部門充分發揮專業優勢,為沿淮人民提供“種什么”的科技參考;在干旱之時,氣象部門積極開展人工增雨作業,送來“救命之水”。氣象的趨利避害作用淋漓發揮。

  阜陽是農業大市,市氣象局積極推進氣象為農服務“兩個體系”建設,建立了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服務對象數據庫,開展直通式服務。

  阜陽市副市長王顯義說:“目前,30余人的涉農專家聯盟和2000余名氣象信息員,隨時可為農民提供專業的科技指導,氣象部門為保障全市糧食總產連續11年超百億斤作出了積極貢獻。”

  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淮河流域位于南北氣候過渡帶,氣候條件特殊。“如何充分利用氣候資源發展旅游業和生態農業,是我們正在努力做的事情。”安徽省氣象局副局長汪克付說。

  隨著“中國天然氧吧”申報、黃山國家氣象公園試點建設、避暑旅游目的地評選等工作的探索,科學評價旅游氣候及生態環境質量成為安徽氣象部門助力地方發展的一把利劍;開展農業氣候資源區劃,打造(地理)氣候標志品牌,以農產品品質氣候評價為支撐,實施品牌提升行動,打造安徽“氣候好產品”品牌,為農產品注入氣象標志,大大提升了氣象服務整體效益以及鄉村綠色發展的“氣象價值”。

  百姓生活變好了,地方經濟發展了,治淮興淮有了更加堅實的保障。“天氣預報可準了,我們每天都看。現在洪水來了不再手忙腳亂,洪水去了也不再一貧如洗。”王聘三對如今蓄洪區的生活充滿希望。

  看今朝,淮河流域雖已換新顏,但如何讓淮河真正成為一條安瀾之河、清澈之河、富庶之河,依然是一條充滿荊棘之路。但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有黨的堅強領導,有沿淮群眾的團結奮戰,有水利、氣象等部門的科技支撐,淮河流域的防洪安全、糧食安全、生態安全將會得到可靠保障,一個碧波蕩漾、江河安瀾、人水和諧的新淮河必將展現在世人面前!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7月18日一版 責任編輯:張林)



银色雌狮4x电子游艺
辽宁快乐12前三走 10分赛车彩票app 广东麻将怎样玩 逢赌必输是好事 河北快三套选中奖 最新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视频直播 五分彩全天计划菜鸟 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快3平台骗局 2018年3d开奖 163足球比分直播网 口子窖股票行情走势 好玩的捕鱼游戏 打麻将有什么技巧 天津11选5基本遗漏走势图 北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