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要聞
夏秋冬春 四時守望
——三沙氣象人的62載守島往事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8月26日07:50

  中國氣象報記者 段昊書 李根 符曉虹

  他們說,三沙不分四季,只有雨季和干季,但作為氣象工作者,卻又習慣用四季來劃分一整年的時間。

  尤其在那座40分鐘便可步行一圈的小島,記錄并填充時間,頗需要些“技巧”。

  62年來,一代代氣象人如四時流轉。他們用百葉箱、探空氣球和一天都沒有間斷的氣象記錄,守望著祖國的這片碧藍海疆。

  

  高溫、高濕、高鹽、高日照!未至三沙,這里的“四高”就令人聞之變色。特別在每年5月至8月,屬于熱帶海洋性氣候的三沙群島便整日籠罩在高溫酷暑之下。更可怕的是赤道附近強烈的紫外線輻射。若沒有防護措施,半天便能讓人脫層皮!

  除了烈日以外,夏季頻發的臺風也是一大威脅。因此,多數三沙人并不喜歡夏天。

  故事的開端恰恰是在一個夏天。

  1957年夏,距離海南島330多公里外的西沙永興島,迎來了汪海泳等6位氣象工作者。

  如今,汪海泳已是83歲高齡,仍堅持親手將黨費交給組織。回想起在永興島建立氣象站的經歷,老人說,其實當年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

  那時,補給船三個月才能到島一次。島上物資緊缺,條件簡陋。汪海泳他們住的是臨時搭建的茅棚。而因一場臺風,茅棚僅“存活”了二十多天。冒著狂風暴雨,他們抱起電臺、儀器,擠進了地質調查隊的木屋。

  而這還不是最危險的遭遇。因為淡水供應緊張,汪海泳和同事曾飲用過島上的井水。井水色澤深黃,入口偏咸,里面含有磷。不喝井水,會因高溫脫水而危及生命;喝了井水,則會拉肚子甚至渾身癱軟。無奈之下,他們只能將井水用紗布多次過濾、反復煮沸。即便這樣,也只能保證每人喝上一口。

  為了給觀測場選址,汪海泳在面積僅2.13平方公里的小島上跑了整整兩天,最后選擇了一塊視野最開闊、地勢最高、長滿抗楓桐的空地。彼時,距離上級在7月1日8時準點觀測并發出觀測報告的要求,僅剩13天。6個人,要清除兩三百棵大樹,建好臨時觀測場,難度可想而知。

  他們白天砍樹晚上搬;“忙里偷閑”時,則要安裝百葉箱等儀器,架設風向桿、天線桿,設置風向標、風壓板。入夜后,汪海泳的皮膚像被千萬枚鋼針深刺,疼得難以入眠!

  最終,他們按時完成了任務。西沙群島氣象站成為永興島上最早的政府部門。汪海泳留在了島上,擔任氣象站首任負責人。

  

  相較于夏天的熾烈,秋天是三沙人喜歡的季節。

  從10月起,高溫稍緩,永興島上便可以種活白菜和蘿卜。早年間,每到秋季,人們會盡量多地收獲蔬菜,并將其晾干儲存,留待一年食用。

  魏啟強曾是三沙氣象部門有名的“種菜能手”。別人只能種好白菜、蘿卜,他卻能種豆角、黃瓜和西紅柿。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的是,在這座島上,他還種下了家庭的“未來”。

  1974年,我國收復珊瑚島,西沙氣象站立即派出工作人員,登島建立氣象站。5年后,27歲的魏啟強從軍隊轉業。剛剛辦完婚禮,他就登上珊瑚島,成為一名氣象觀測員。

  珊瑚島比永興島面積更小,基礎設施也更簡陋,甚至每一滴飲用水都要依靠船運補給。風平浪靜之時,從永興到珊瑚,乘船需9小時,如遇風浪,時間不可預估。2011年,“后輩”孫立第一次上珊瑚島時,遭遇惡劣天氣,在海上足足漂了三天三夜!

  而在那個海運、通信都不發達的年代,一場臺風,就讓魏啟強錯過了孩子出生的報喜電報。這個女兒,名叫魏姍姍,長大后也成為一位守島氣象人。

  其實,工作中的魏啟強認真得有些“執拗”。他不僅堅持每天自學氣象知識,更堅持對每天、每月、每年的氣象數據進行核對、匯編,不肯漏過一個標點。他總念叨:“三沙全年三分之一的時間有6級以上大風,對來往艦船有很大危險。這些氣象數據絕不能有任何差錯。”

  因為發布天氣信息從不出錯,永興社區的漁民幾乎人人都認得他。

  但有一次,他沒有選擇“堅持”。

  2008年,魏姍姍從蘭州氣象學校畢業后,提出想到永興島工作。守島不僅苦,更有些“與世隔絕“,因此,魏啟強夫婦明確反對。但女兒的一段話說服了他。

  “我在你成長的地方成長,走過你走過的路,如果能與你一起護著那個小島氣象站,那多好!”

  2012年,魏姍姍在島上邂逅了自己的愛情,與同事孔令杰組成了家庭。再后來,老魏退了休,卻又向組織遞交了上島申請。

  守著這些海島近40年,這里,有他太多牽掛。

  

  三沙其實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冬天,氣溫最低時也在15℃左右。只是愈發變薄的日歷,會提醒守島人“年關將至”。

  盡管冬季可以“暫別”高溫和臺風,但三沙市氣象局副局長陳長丘卻并不喜歡。

  每年11月到來年2月,連續多日的北風籠罩海南,巨浪滔天。早些年,三沙諸島與海南島之間唯一的交通工具是船。那時的輪船噸位小,冬天最易改期、停航,導致島上物資緊張。即便能夠成行,船上的顛簸也是常人難以忍受的。

  說來也怪,長在海邊的陳長丘卻會暈船。

  1994年,西沙氣象站接入海南氣象廣域網;1995年,站里配備了計算機;1999年,建立氣象衛星接收站。在世紀之交,三沙氣象現代化駛入“快車道”。

  2000年,大學畢業的陳長丘登上開往永興島的船。果不其然,那次,他吐得很厲害。

  隨著各行各業對南海島礁氣象資料及氣象服務的要求越來越高。艱苦臺站三沙,在氣象業務中的地位和作用越發重要。這讓陳長丘他們感到,自己有了更多用武之地。

  2007年,氣象部門在南海島礁上布設海島自動氣象站。這些自動站海途長遠、交通不便、設備已腐蝕,維護檢修一直是難題。易暈船的陳長丘卻主動請纓。什么冬季大風,什么滔天巨浪,在保障三沙氣象數據安全面前,似乎變得沒那么可怕。

  為了能為島礁、港口、漁場、交通航線提供特色氣象服務產品,陳長丘常深入島礁、工地、社區,以及交通、海事等部門調研需求。他還爭取到相關支持,在永興周邊諸島的居委會建立了氣象信息服務站。

  在距離永興島40公里外的趙述島,漁民們已經習慣了每天早間收聽服務站的氣象信息,再出海勞作。這背后,是陳長丘和同事坐著氣墊船,一次次穿浪而行。以至于這些偏遠小島的居委會工作人員,都與陳長丘交情頗深。

  上島19年,陳長丘平均每年在三沙工作超200天。最長那次,曾因工作需要,連續守島21個月。等他回到海口市,看著車水馬龍的街道,竟恍惚到不知如何過馬路……

  

  當海面上狂躁的東北風停止呼嘯,三沙就會迎來它的春天。

  2012年,三沙設立地級市。當年10月8日,三沙市氣象局組建,迎來事業發展的春天。

  那年,孫立27歲,上島滿3年。

  起初,對這個城里來的 “80后”,陳長丘有些擔心。三沙艱苦的條件、單調的生活,他能否吃得消?

  誰成想,孫立主動申請去了只有3名氣象工作者的珊瑚島!樂觀,是這個年輕人的最大特點。工作之余,他常和守島官兵打籃球,結識了不少小伙伴。

  就這樣,從永興到珊瑚,再到南沙,有人值守的島礁,孫立守了個遍。從綜合觀測到做預報,再到通過三沙海洋氣象短波電臺將預報預警傳遍南海,每一項工作他都全力以赴。

  2016年4月,一條月牙狀雷達回波從海南島方向洶洶而來。正在值班的孫立意識到,三沙原本平靜的春日,即將“變臉”。由于他及時將預警信息發給了周邊艦船,正在海上作業的十余位環境科考人員安全上岸,逃過一劫。

  類似的事例還有不少。2019年7月11日,滿載32人的瓊海籍漁船在南沙海域返航時因風浪遇險,即將沉沒。三沙市氣象局立即開展涉事海域的逐小時精細化預報服務,對科學施救、實現零傷亡,起到了關鍵作用。

  與孫立的年輕朝氣相對應的,是臺站如春筍般的變化——從843型雷達到新一代多普勒天氣雷達,從純人工觀測到兩個基準氣候站、七個海島氣象站、兩個深海氣象浮標站、兩個船舶站組成的觀測網;從茅棚、平房再到現代化辦公平臺,從“碉堡樓”到裝備空調、熱水器的宿舍樓……

  臺站在變,三沙也在變。如今,永興島有了供電網絡,用電高峰不再限電;開通了每日一班的民航航線;在島上可以通過淘寶購物;有了學校、電影院,開了超市、奶茶店;不僅4G網絡全覆蓋,甚至還將率先邁向5G時代。

  新的服務需求也隨之而來。保障電網安全和新能源利用、服務民航安全……對于發展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研究海洋天氣氣候演變來說,三沙氣象工作者扮演的角色也愈發重要。

  人們都說,如今的三沙,越來越美了。但最美的,還是人。

  從汪海泳到魏啟強,從陳長丘到孫立、魏姍姍……在孤獨而美麗的海島,62個春夏秋冬,他們身上閃耀著不同的時代光芒,卻傳承著一樣的三沙精神。

  堅強的身軀,面朝大海;執著的內心,春暖花開。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8月26日一版 責任編輯:張林)



银色雌狮4x电子游艺
辽宁11选5前3走势图 网上做兼职打字员挣钱 福建快3开现场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7开奖 02年世界杯比分 3d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四川快乐十二开奖结果走势图 女子网球比分规则 江西多乐彩任三遗漏 生财有道图库l黑白图 微乐贵阳捉麻将开挂 内蒙古11选5任五一定牛 7星彩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王中王全年开奖码 甘肃快3昨天开奖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