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9專題>70周年>要聞
孫立的B面 來源:中國氣象報 日期:2019年08月26日13:53

  今年6月,海南省三沙市氣象局孫立同志被評為“人民滿意的公務員”。獲獎后,許多人進入孫立的生活,他的故事也被更多人了解。但仍有一些是人們不曾知曉的,比如——

  孫立的B面

  中國氣象報記者 段昊書 李根

  “壓力更大了,甚至有時會因此睡不好覺。”坐在三沙市永興島唯一一家飲品店里,“80后”的孫立捧著枸杞紅棗茶,發出一聲“中年感慨”。

  在獲評“人民滿意的公務員”后,似乎在一夜間,在氣象圈,他火了。許多天南海北的氣象工作者,都知道了“孫立”這個名字。

  孫立說,自己就是一名再普通不過的氣象工作者。尤其在三沙,他不是最特殊的那個,也自認為不是最有故事的那個。而在記者眼中,此刻的他,相較于數年前電話約稿時的“通訊員孫立”,更為立體。

  這是因為,人們只知道他十年堅守海疆,卻不認識這個身份背后,是一位怎樣的少年。

  孫立的父親孫令瓊是老一輩三沙氣象人。孫立出生時,父親恰好在島上,由于當時交通不便,沒來得及趕回家中。

  這次獲獎后,孫立父親的故事也隨著視頻中幾張泛黃的老照片,被更多人了解。但如果讓時間回到二十多年前,孫令瓊怎么也想不到,自家這個有些頑皮的孩子,能耐住性子,在那個遠離故鄉的孤島上,干出一番事業。

  “小時候,我屬于那種比較愛玩的孩子。”孫立對自己的這個評價,其實比較“客氣”。

  和上世紀80年代許多單位大院長大的孩子一樣,孫立沒少做讓父母皺眉頭的“小事情”:泡游戲廳被家長抓現行,旱冰滑得比成年人都好……顯然,他也不屬于家長口中“別人家的孩子”。

  因為在氣象局大院長大,觀測場上的百葉箱、雨量筒對孫立來說絲毫不陌生。但父親從不允許他在觀測場或其他辦公場所玩耍。這讓孫立心中留下了一個印象:氣象,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但在那時,“嚴肅”在某種程度上,等同于不夠“好玩”。因此,氣象工作起初沒有給孫立帶來太大的吸引力。只是偶爾,當看到遠處又大又白的探空氣球升空,想象力豐富的他會想,如果這只氣球再大些,能不能把我帶上天呢?

  那時的他并不知道,許多年后,自己與“大白氣球”還會有許多需要較勁兒的時刻。

  盡管氣象工作沒那么“好玩”,但或是源于耳濡目染,在填報高考志愿時,大氣科學仍成為孫立的選擇。

  而大學也給了愛玩的孫立打開了另一扇窗。

  網吧,這個承載“80后”男生許多回憶的地方,也留存著孫立的青蔥歲月。《反恐精英》(CS)這款游戲,孫立打得極好,據稱有“準職業”的水準。在游戲里,他愛拿著步槍沖鋒,也習慣負責戰場指揮。沉穩與外露,兩種性格特征在他身上有了完美結合。多年后,在那座除了駐島官兵以外,只有3名氣象工作者堅守的西沙珊瑚島,孫立既能靠幾本小說耐住寂寞,又能快速和官兵們打成一片,甚至還能到部隊圖書室蹭蹭空調,聯想他在游戲里的特質,似乎也就不足為奇了。

  只是,在當時,那些在網吧“刷夜”的經歷,是斷然不能讓父親知道的。

  命運,有時寫滿了巧合。大學畢業后,一份到三沙氣象部門工作的機會擺在了孫立面前。過去,孫令瓊也曾在家里聊過守島的經歷。而這次,他更加認真地和孫立進行了談話。

  擔心是肯定的。在許多人眼中,這些習慣了城市繁華與喧囂的“80后”們,既不太能吃得了苦,也忍不了孤獨。

  但他們卻忽視了“80后”獨有的樂觀與倔強——既然下了決心,做就是了,沒有怕的!

  話雖如此,現實給了孫立一個下馬威。

航拍三沙永興號。

  2009年8月14日,臺風“天鵝”剛過,他第一次乘坐“瓊沙三號”前往永興島。

  剛開船,他和許多第一次前往三沙的人一樣興奮極了。然而,海上的浪仍然很大。船開出去兩個多小時,睡他下鋪的同事就吐了。

  這可是會“傳染”的!孫立強忍著跑進衛生間,隨后,整個胃都像是被扯了出來,難受極了。

  那晚,趴在晃動的床鋪上,他在日記里寫道:“還沒到那里,心里就已經打了退堂鼓。那里的環境我能受得了嗎?”

  但這通“鼓”并沒有敲響。父親當年守了一年島,而如今,孫立已守了10年。當然,暈船的毛病依然沒有多少好轉。

  有時,守島期滿,該換班回海口時,孫立會選擇多值一期。外人猜測他這是敬業、奉獻。他說:“我只是怕暈船。”

  初到三沙,孫立從事的是地面觀測。兒時熟悉的百葉箱、雨量筒擺在面前,卻是另一番光景。在南海夏季常有的臺風天,孫立和同事要用尼龍繩相互綁著腰,貓著身子,一步步“挪到”觀測場記錄數據。

  放探空氣球是最難的,一個人站在風雨里本就很困難,抓著比日常要大一倍的氣球更難站穩。一不小心,氣球破掉,就前功盡棄了。每當這時,“師父”唐海榮就會念叨,要仔細啊,這些數據太重要了。

  果然,氣球沒能把他帶上天,卻讓他多次摔得鼻青臉腫。

  對當時剛滿24歲的孫立來說,在40分鐘就能繞一圈的永興島上工作、生活,是簡單乃至單調的。那時候,永興島上的網絡條件還不夠理想。每當下班后想打游戲時,較高的網絡延遲就會讓他放棄。

  但相較于面積更小的珊瑚島而言,永興島已算是熱鬧的了。

  在自動觀測業務改革之前,珊瑚島上僅有3名觀測員,排起班來,滿滿當當。第一位值“小夜班”,從晚上8點到次日凌晨2點,隨后繼續值下午2點至5點;第二位值“大夜班”,負責凌晨5點的觀測業務,然后接任第二天的“小夜班”;第三位則是值早上8點到11點的班,并負責做午飯。

  這樣一來,三個人之間的交流機會也很少。

  2011年,孫立申請去守珊瑚島。上島前,前輩就和他聊了“小島綜合征”:在這種相對封閉的島嶼上住幾個月,回到人群密集的社會環境時,人會呈現一系列不適應的狀態,例如反應遲緩,甚至不懂得與人交流。

  對此,孫立深有體會,但好在他還喜歡打籃球。來到珊瑚島沒多久,通過籃球,他就和守島官兵交上了朋友。在球場上,孫立司職“雙能衛”,既打組織,也能主攻。

  他最喜歡的球星是美職籃(NBA)金州勇士隊的球星史蒂芬·庫里。他的偶像是一個有名的“活寶”,孫立的心態調整能力似乎也比很多人要好。這些年,從永興島到珊瑚島,再到南沙,在這些有人駐守的島嶼,球場上空都曾劃過他的三分球弧線。

  與他一起玩過籃球的人都說:“氣象局的那個小伙子投籃還真準!”

  不過,孫立有時也需要通過旅行來做個心理按摩。

  因為樂觀,在孫立獲獎后,許多采訪他的媒體,試圖把他聊“哭”,卻都鎩羽而歸。但其實,他是一個情感非常細膩的人。

  他曾說:“因長年駐島,在生活上,我似乎總是那個缺席的人。”

孫立近照。圖為受訪者提供

  2019年4月17日,母親動大手術。因為有重要保障任務,孫立只能留在永興島。手術的5個小時,孫立只能一次又一次打電話,向父親詢問情況。聞聽母親被推入重癥監護病房時,他感覺心在滴血。事后,再多說“辛苦了”也道不完愧疚之情。

  同樣熾烈的情感,則要從孫立的一個習慣說起。

  迄今為止,他去過6次北京。每一次,無論冬夏,他都會趕到天安門廣場看升國旗。孫立說,沒有緣由,只是覺得應該去。

  而在永興島,每周一清晨都會舉行升旗儀式。同樣沒有任何人提出過要求,但孫立和同事每次都會來到市政府廣場前,肅立、抬頭,注視著國旗升起。

  或許,越是在距離大陸遙遠的地方,越是能理解腳下這些島嶼的特殊意義,某種情感就越發顯得深沉。

  這就是孫立,他愛打籃球,愛聽搖滾和民謠;從三沙回到海口,即便昔日的CS戰友已奔赴天涯各處,他也會回歸“網吧少年”的作息時間。而他同樣扛過了補給中斷,在孤島一整月堅守崗位的日子;也曾用及時的預報信息,挽救了海上十余人的生命……

  翻看B面,他顯得無比真實,他像我們這些長大的“80后”那樣,在這個世界上,勇敢留下屬于自己的聲音。

  (來源:《中國氣象報》2019年8月26日四版 責任編輯:張林)



银色雌狮4x电子游艺
杭州麻将老是输 极速快3大小和值计划 三分pk10全天计划官方 体育彩票比分算加时赛吗 辽宁11选5技巧一定牛 36选7开奖结果黑 哈尔滨麻将技巧 江西新十一选五走势 古墓丽影 红包麻将手机版下载官网 什么是股票怎么玩 广西悠玩棋牌胜率辅助器 吉林快3攻略技巧知识 云南11选5中奖规则 11选五怎么看走势图 成都麻将怎么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