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2019专题>70周年>新疆行
61年 与冰川对话
——记者探访守护天山1号冰川的大西沟气象站
来源:中国气象报 日期:2019年08月02日07:36

  中国气象报记者 李冬梅 贾静淅

  3543米!它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海拔最高的气象站,也是国家一类艰苦气象站,直到现在都没有通电。

  61岁!它和新中国共成长,与新疆105个国家级气象站相比,刚过甲子却风华正茂。

  它就是位于中国天山乌鲁木齐河源1号冰川(简称“1号冰川?#20445;?#30340;大西沟气象站。从1958年“呱呱落地”起,就有一群气象工作者,如冰川之子般守护在它身边。从痴情守望,到对话解读。他们将气象荣耀书写于冰雪世界。

  缺氧不缺数据

  6月28日6点,天色未亮,记者随大西沟气象站站长买买提·阿布来提及其6名同?#40065;?#21457;,在崎岖山路上颠簸近4个小时后,抵达这个冰川之畔的气象站。“现在站上观测自动化,不再需要有人值守,我们定期上来维护、更换气象设备。”买买提说。

  这里地处天山的天格尔冰峰山腰,紧靠乌鲁木齐河,空气稀薄而清冽。周围50公里禁游、禁牧,放眼望去,一片寂静。尽管是夏日,山间的风却又冷又硬,加之强烈的紫外线照射,凡是裸露的皮肤,皆能感到针刺般的疼痛。

  一进观测场,大家就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主站?#38706;?2℃,湿度38%!”买买提?#31859;?#23545;讲机分享数据,两台电脑同时实时监控主站和备站数据,确保安全。

  48岁的副站长李辉腰间别着仪器和工具,小心翼翼地?#21495;?#33267;11米高的铁塔。身处高海拔地区,?#21487;?#39640;1米,身体都有?#20174;Γ?#21482;?#26032;?#19979;来,才能减轻不适。他娴熟地取下风向风速仪,?#27809;?#36718;送至地面,再将新的仪器装好。

  而在地面这边,正查看地温表的哈不拉哈提突然嘴唇乌?#31232;?#38754;色苍白,慢慢蹲了下去,趴在工具箱上。接过同事递来的水,他润湿了起皮的嘴唇,又缓缓合上眼睛调整状态。

  哈不拉哈提刚毕业就与大西沟气象站结缘,彼时这里?#34892;?#26377;人值守,他一待了就是8年。尽管高山?#20174;?#24378;烈,每次上山都像是“受折磨?#20445;?#20182;从未当过逃兵。半个小时后,他小心起身,继续分拣线路……

  时至中午,一块馕就着冰冷的瓶装水,就是每个人的午饭。大家边吃边干,终于在午后完成全部任务。

  由于1号冰川海拔高、人为干扰少,大西沟气象站的数据极为珍贵,对天气过程的指示和预测作用显著,是全国乃至全球气象观测站网的重要站点之一。在买买提和同事看来,不管多苦,只要为记录全球气候变化积累、?#27605;?#23453;贵资料,就值得。

  缺氧不缺精神,艰苦不?#40065;?#33510;,几代冰川气象人一脉传承的精神内核,不曾褪色。

  ?#30001;?#23545;话只为更懂冰川

  ?#27604;?7时,天空飘起细密的雪花,一架无人机腾空而起,?#25300;?#21985;”的鸣响声,划破了冰川的寂静。无人机盘旋在海拔4340米高度,用14分钟拍摄、记录了?#30342;苍?00平方米的冰川样貌。

  “这是我们第一次使用无人机!”乌鲁木齐市气象局高级工程师普宗朝介绍,大西沟气象站主动增加“自选动作?#20445;?#25215;担1号冰川变化的拍摄任务,用来对比?#27835;?#20912;舌位置、研究气候变化,今年是第九个年头。

  随着气象信息采集、传输自动化技术提高,2016年3月1日,这里从人工观测转为无人值守的自动化模式。常规业务轻松了,气象人对冰川的了解反而加深了。

  1号冰川是相关国?#39318;?#32455;在全球范围内重点监测、用以研究气候变化的10条冰川之一。 而随着1号冰川自然保护区建设推进和乌鲁木齐市生态环境保护加强,大西沟气象站的观测数据在服务生态文明建设方面?#20013;?#29983;发出新价值。

  从2013年起,普宗朝就将视角转到这一层面,参与起草了1号冰川自然保护区建设的规划;2017年,他又带着?#35805;噯搜?#31350;了乌鲁木齐河源气候变化对1号冰川退缩及河流?#35835;?#30340;影响,引起政府和学界关注。就在不?#20204;埃?#26222;宗朝在站上邂逅了一只小狐狸。他认为,这?#22836;?#20986;当地生态环境向好的信号。

  思路不断扩展,路也越走越开阔。增加自然物候观测,开展积雪参数观测,添置GPS水汽通量观测仪器……这里已成为研究天山山区气候和冰川变化、支撑生态保护与治理的前沿阵地。

  61年来,从有人值守、日夜陪伴,到?#30001;?#23545;话、更懂冰川,大西沟气象站非但没有式微、沉寂,反而在支撑科研方面蓄势发力,引人注目。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抬头见冰川,低头乱石滩,取水跑断腿,冰中找水源。”在大西沟气象站待了40年的老站长?#25345;?#36828;,曾如此描述这里。

  在自治区气象局曾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中,有这样一个画面:一间仅?#26032;?#28779;?#20102;?#30340;漆黑小屋里,气象人把三轮车拉来的冰块砸碎,放在炉上的水壶里“咕嘟咕嘟”地融化……2016年以前,这里的生活用水?#23478;?#21040;40公里之外拉运,一旦大雪封路,只能就地取用融化冰雪;由于没有供电线路,用电只能依靠太阳能和油机发电。

  不仅如此,家常便?#25925;?#30340;高山?#20174;Γ?#38271;期吃不上新?#36866;?#33756;,远离亲人的?#38706;?#28165;冷——大西沟气象站的“苦?#20445;?#26366;值守于此的气象人皆能逐一道来。

  而今,尽管不用日夜坚守,大家仍要每月至少4次上山维护仪器、排除故?#31232;?#21462;回数据,最多的一个月来过13次。

  “?#35805;?#20154;可来不了这儿!”大西沟气象站的“新生代?#34180;?9岁的小伙子陈亮,当年择业时完全有更好的选择,却来到这里。初来乍到时的一次“下马威?#20445;?#35753;他?#20004;?#38590;忘。

  2018年元旦,陈亮和站长买买提等3人上山排除仪器故障,行至距离站点10公里处,经过了一块1米厚、篮球场大小的冰面。谁知道,车刚爬上冰面就开始打滑,直?#30828;?#32763;到30米下的悬崖!

  大家惊魂未定地爬出车子,买买提忍痛爬到附近最高的山上,最终搜寻到了通信信号,得以向外求?#21462;?#37027;个深夜,他们在一个废弃的蒙古包里抱团取暖,直到天亮才等来?#20173;?#27492;后每年的11月至次年5月,这段10公里的路,他们必须靠双脚?#35762;?#19978;山。“在山上,生活圈?#26377;?#20102;,扛担子的胆子却大了!”陈亮笑?#32536;饋?/p>

  曾?#32676;?#22312;两个地(州)艰苦台站坚守过14年的李辉认为,大西沟气象站是他待过最“苦?#20445;?#21364;又最“不苦”的艰苦台站。“大城市也有?#38706;潰?#23567;站也有合力。这里业务单纯,有两位高工做榜样,年轻人也活力十足,让?#22235;堋?#24453;?#31859; !?/p>

  每个人的背包里,都备着治疗?#33041;?#30149;的药物;每个人,都在这里找到了事业和?#29287;?#30340;归属。他们与冰川的对话,还将继续,还将深化,还将升华。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8月2日?#35805;?责任编辑:张林)



图解 更多
银色雌狮4x电子游艺